無憂小說網 > 主母日常陸令筠程云朔 > 第239章 收拾碧娢
    第239章收拾碧娢
“李統領。”
程云朔見到他直隸上司李統領道。
李統領正是王娘子的丈夫,當初也是他把程云朔招進御林軍里的。
“云朔,有個事要同你說一下。”
“什么事?”
程云朔納悶著,一封文書便是由李統領遞了出來。
“你先回去休息一段時日,官職我暫時給你保留著,等風聲過了再說。”
程云朔奇怪的打開文書,只見上面赫然寫著暫時解除他御林軍一切職務,等候聽調的命令。
“為什么?!”
李統領眸光深沉的看著他,“云朔,還要我多點你嗎?你最近做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嗎?”
“李統領你明示!”
“這幾日你跟后宮一個宮女走得很近,弄得到處都是閑話,風評很有問題。”
程云朔聽到這兒,瞬間明白了,他連忙道,“我同碧娢姑姑是清白的!我們之間絕對沒有什么!”
“云朔,我相信你可是流言蜚語在這里,”李統領語重心長的嘆口氣,“皇宮之中,宮女和侍衛嚴禁私通,你能傳出這樣的流言,是不想要腦袋了嗎?”
程云朔急于辯解,可竟然沒有話說。
他確實做了這樣的事,見到碧娢第一眼,就差點出大事,后面也與她走得很近很近。
這些事實都是叫人看得清清楚楚的。
他猶豫片刻后道,“李統領,你幫幫我,我不想離開皇宮。”
李統領看著他,“云朔,我就是在幫你才這樣做!你知道現在有多少人盯著你嗎?你一舉一動都被萬千雙眼睛盯著,稍有差池,你整個侯府都會被連累!你還想留在皇宮,莫不是你真叫什么人給迷惑了!”
聽到這里,程云朔沉默了下來。
“你先回去休息一段時間,等這件事過去了,我再把你調回來。”李統領不容拒絕道。
程云朔沒得旁的話了,一臉沮喪的交出令牌。
交出令牌的一刻,李統領幽幽對他道,“云朔,你哪里都好,就是太容易感情上頭了,你本來前途無量,我也知你有大展拳腳的心思,一直都想提拔你,如今卻因這種小事耽誤,你回去真該好好想想,有些人是不是就是連累你的。”
程云朔聽到這里,皺緊了眉,他要替碧娢說兩句便是對上李統領那嚴肅的目光。
男人之間,女人的話題并不是能引起共鳴的主旋律,尤其是上了層級后,對男人來說,有的是比女人有趣的東西。
比如權勢,金錢。
在御林軍這里,大家已經羞于聽到什么因為一個女人怒發沖冠,丟了差事,惹了差錯這種事。
大家只會覺得可笑。
所有人都分得清利弊,一個女人在個人前程,家族榮耀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李統領當初把他招進來,就對他說了很多話,滿滿看好程云朔。
程云朔那時也是斗志昂揚,很想做出些成績,可如今,他卻因為這個原因停了差事,不免是辜負了人家的信任。
更叫自己不知道怎么面對當初想證明一下的自己。
程云朔一時間升起難言的沮喪。
他沒了差事做,又成了一個無所事事的二世祖。
他心有煩悶,但他卻不能深想,因為一深想便想到他沒了差事的原因是因為碧娢。
這種念頭就像一根刺,扎在他和碧娢剛剛建立起來的那種關系之中。
若是他們感情深,像當初他同邢代容愛得死去活來時,他是完全不會在意這種事的,為她做一切他都覺得值。
可偏偏,碧娢只是剛剛出現,就叫他們面對這么大的麻煩,這不由就是扎在他們之間的利刺。
陸令筠很了解程云朔這樣的男人,他非常怕麻煩,這根刺或許在現在還不足以直接戳破他們的感情,但是隨著時間發展,后面一旦有類似的事情出現,就會叫程云朔越發不滿。
男人,是最怕麻煩的,麻煩多了就自己厭煩了。
而且程云朔還將面對一個更棘手的事,他沒法再見到碧娢了!
現在的程云朔,碧娢在他心里,肯定是比差事甚至侯府還重要。
可他見不著了!
程云朔真是又煩躁又焦慮。
陸令筠就得叫他這樣煎熬著。
程云朔交了令牌之后,便是不許再在皇宮附近出現,他就連想找人跟碧娢說兩句都不行,程云朔無奈的離開了。
他離開之后沒多久,就有一些百姓在西大門附近游蕩,李侍衛長派人去驅逐,便是聽到了那些閑言碎語。
什么他們之前看到有個宮女出宮采買的時候被人當街打了,撕了衣裳,狼狽得很,全都來瞧瞧是哪個宮女。
侍衛們聽到這些流言蜚語自然是趕緊驅散開來,來這兒的真的都是一些平頭百姓,大家一看到驅散,立馬散了。
人散了流言可沒散。
眾侍衛們聽著這傳來的流言,一個個可有勁頭的打聽。
沒一會兒,眾人就推測到了是誰。
不是前幾天頻頻出宮的碧娢姑姑又是誰!
雖說當時她好像衣裳只是撕了個袖子,沒引起什么關注,可大家明顯更愛聽流言版本的,沒一會兒,碧娢被人當街打了,衣裳全都撕了的流言在侍衛圈里傳開來了。
下午的時候,御林軍侍衛們巡街巡到內宮幾個宮門時,就見一個宮門大開,幾個太監搬著雜物,一個穿著碧綠色衣裳的掌事姑姑出現在眾人面前。
她一下子就被人認了出來。
“就是她。”
“這就是那個碧娢姑姑。”
“她衣裳真叫人撕了?”
“我覺得是,難不成空穴來風?”
碧娢翹首在宮門門口等著程云朔來,一眾侍衛從她面前走過,卻沒有一個是程云朔。
更叫她覺得不舒服的是這些人的眼神,一個個的好像總是似有似無的看著她。
叫她很是不舒服。
她看著時間快到了,程云朔還沒出現,便是遺憾的把宮門關上。
原本她今日是想告訴程云朔,她什么時候放出宮,暗示他,她出宮后沒有歸宿的。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程云朔沒有出現。
她眼底失望的命人把宮門關上,回去做些準備時,便是聽到有宮人來尋她。
“碧娢,掌事嬤嬤叫你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