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小說網 > 顏詩藍景天堯 > 第548章 我一定要搶回他

孫牧出門,去了趟德國人開的銀行,處理一點私事。
他在銀行逗留片刻,出來就遇到了一輛汽車。
汽車后座的車窗搖下來,露出兩張明艷的臉。
徐家兄妹都有很好看的容貌,這點像他們的父親:五官端正耐看,一雙眼濕漉漉水靈靈的,瀲滟生彩。
“含墨,什么時候回城的?”徐同玥手肘撐在車窗上,含笑看著他,口吻十分熟稔。
“前幾日剛回來。”孫牧走近幾分,“你們怎么在這里?”
“我來辦點事,阿玥要跟著一起來,不成想遇到了你。”坐在旁邊座位上的年輕男人,開口說道。
他和孫牧年紀相仿,白凈斯文,戴著金絲邊眼鏡。
他的氣質上最像徐朗,溫和又有力度。
他就是徐朗的長子徐鶴庭,也是孫牧的中學同窗。
“真是巧。”孫牧說。
徐鶴庭:“你們有緣分罷了。”
不待孫牧說什么,他又問,“等會兒有事嗎?”
“沒什么事。不過得早點回去,南姝說晚上吃羊肉鍋子。”孫牧笑道。
徐鶴庭目光瞥了眼徐同玥。
徐同玥神色微微一僵。
“要不,先去喝點咖啡,咱們聊一會兒?”徐鶴庭問,“不耽誤你晚上吃羊肉鍋子。”
孫牧:“正好,我有點事想和你說。關于煤礦的。”
他們就約好了。
徐鶴庭先去了銀行,徐同玥下了汽車,和孫牧站在門口聊天,等候片刻。
“我這身皮草怎樣?”她問孫牧。
孫牧:“挺好看。”
“哪里好看?”
孫牧:“哪里都挺好看的。”
徐同玥笑起來:“你敷衍我。這件皮草,是之前你陪我去買那件改的。當時你就說,改一改更好看。”
孫牧:“還有你大哥。好幾年前了。”
“你都記得!”徐同玥笑道。
“因為碰巧和你們兄妹買皮草就那么一次。”孫牧道。
徐同玥:“……”
她不好繼續說皮草的事了。
兩人不咸不淡聊了幾句,徐同玥還提到了張南姝。
“她有沒有給你氣受?”徐同玥問。
孫牧:“不會,南姝脾氣挺好的。”
“也就是你會說她脾氣好了,誰不知道張三小姐高傲自負、難伺候?”徐同玥忍不住說。
孫牧正了臉色:“同玥,請你不要當我的面,攻訐我的妻子!”
徐同玥微微愣住。
這個時候,徐鶴庭出來了。
他們仨選了個咖啡廳,各自開車出發,孫牧的汽車在前頭領路。
徐同玥沉默不說話。
徐鶴庭問她:“怎么突然就不高興了?”
徐同玥把頭瞥向窗外,不答話。
“跟我說說?剛剛出門還挺開心的。”徐鶴庭笑道。
徐同玥沉默半晌,才說:“大哥,含墨是不是對張三有了感情?”
“哪至于?張南姝那種嬌滴滴的千金,誰有耐心伺候她?含墨不是這種貪圖富貴的人。”徐鶴庭道。
“我覺得不對勁。”徐同玥說,“每次提到張南姝,他都很維護她。他從來沒說過她不好。”
徐鶴庭笑道:“那是因為孫含墨這個人,有人品。他就是這么一板一眼、很端正的人。”
“我沒覺得端正不好。他這樣的人,雖然不夠靈活,可的確可靠。”徐同玥道。
徐鶴庭:“他的確挺不錯的。張三又是他妻子,他肯定不愿意自貶。”
“大哥你說,他和張南姝做了真夫妻嗎?”徐同玥突然問。
徐鶴庭:“……”
他不知怎么去回答這個問題。
按說,依照孫牧那種不會討好女人的性格,他大概不會去遷就張三小姐;而張三小姐又傲氣。
說不定兩個人真沒同房過。
但年輕夫妻的事,誰又說得準?
“大哥,我從小就喜歡他,他應該和我結婚。”徐同玥又說,“他娶張三,是張帥的命令,他也會從中得到好處。
他們倆,應該只是各取所需,并不會做真的夫妻,對嗎?他不會對張南姝動心的。”
徐鶴庭:“你各方面都比張南姝優秀,他愛慕你才是正常的。”
“我看不透他。”徐同玥嘆口氣,“他到底愛不愛我呢?”
“如果他不愛你,你怎么辦?”徐鶴庭問。
徐同玥:“我心里一直有他,換了誰都不行。我只想得到他。”
“既如此,他是否愛你,很重要嗎?男人有時候沒長這根筋,誰都一樣。你自己喜歡就行。”徐鶴庭道。
徐同玥半晌嗯了聲。
她突然想,如果張南姝現在死了,孫牧可以從張家解脫出來嗎?
徐家什么都有,不需要張家的地盤和軍隊。
只要張家大亂,孫牧再里應外合,徐同玥的爹會得到張家的一切。
不管是爹爹還是大哥,都說很有信心收服孫牧,讓孫牧為他們所用。可徐同玥真心愛孫牧,她不想他做棋子。
既然都是搞亂張家,何不直接殺了張南姝?
只要她死了,徐同玥就不需要再每天疑神疑鬼,去考慮孫牧到底有沒有和張南姝睡過,到底在乎不在乎張南姝等。
徐同玥瞥了眼她大哥。
徐鶴庭略有所思。
“他們都有大野心,沒人把我的事放在心上,我得替自己籌劃。”徐同玥想著。
她一定要讓張南姝死在她手上。
張家日薄西山,張南姝再也不是北城最尊貴的千金。她得到了太多,如今她父親去世了,沒人替她撐腰,她又如何玩得過徐同玥?
徐同玥不動聲色。
車子到了咖啡廳,她已經整理好了情緒,率先下車。
孫牧在門口等候。
三人喝咖啡的時候,相談甚歡。
一個多小時過去,尚未盡興,徐鶴庭提出去聽戲,繼續聊聊,孫牧答應了。
“稍等,我給我太太打個電話,叫她不用等我吃飯。”孫牧道。
他先去柜臺打電話了。
電話結束,他回來坐下,徐同玥忍不住問他:“怎樣,南姝有沒有生氣?”
孫牧似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笑容有點勉強:“應該沒事。要不,現在先去戲院?”
徐鶴庭道好。
他們去了戲院剛坐下,小伙計上了茶點,孫牧的副官進來說:“太太來了。”
孫牧露出很吃驚的表情。
他急忙站起身。
徐鶴庭和徐同玥都聽到了他副官的話,同時雅間門簾一撩,有人徑直走了進來。
徐氏兄妹一起蹙眉。
張南姝進了雅間,上下打量一番:“這雅間環境不錯,你們挺會享受的。”
孫牧:“你怎么來了?”
“我不能來?”張南姝反問。
“我沒覺得端正不好。他這樣的人,雖然不夠靈活,可的確可靠。”徐同玥道。
徐鶴庭:“他的確挺不錯的。張三又是他妻子,他肯定不愿意自貶。”
“大哥你說,他和張南姝做了真夫妻嗎?”徐同玥突然問。
徐鶴庭:“……”
他不知怎么去回答這個問題。
按說,依照孫牧那種不會討好女人的性格,他大概不會去遷就張三小姐;而張三小姐又傲氣。
說不定兩個人真沒同房過。
但年輕夫妻的事,誰又說得準?
“大哥,我從小就喜歡他,他應該和我結婚。”徐同玥又說,“他娶張三,是張帥的命令,他也會從中得到好處。
他們倆,應該只是各取所需,并不會做真的夫妻,對嗎?他不會對張南姝動心的。”
徐鶴庭:“你各方面都比張南姝優秀,他愛慕你才是正常的。”
“我看不透他。”徐同玥嘆口氣,“他到底愛不愛我呢?”
“如果他不愛你,你怎么辦?”徐鶴庭問。
徐同玥:“我心里一直有他,換了誰都不行。我只想得到他。”
“既如此,他是否愛你,很重要嗎?男人有時候沒長這根筋,誰都一樣。你自己喜歡就行。”徐鶴庭道。
徐同玥半晌嗯了聲。
她突然想,如果張南姝現在死了,孫牧可以從張家解脫出來嗎?
徐家什么都有,不需要張家的地盤和軍隊。
只要張家大亂,孫牧再里應外合,徐同玥的爹會得到張家的一切。
不管是爹爹還是大哥,都說很有信心收服孫牧,讓孫牧為他們所用。可徐同玥真心愛孫牧,她不想他做棋子。
既然都是搞亂張家,何不直接殺了張南姝?
只要她死了,徐同玥就不需要再每天疑神疑鬼,去考慮孫牧到底有沒有和張南姝睡過,到底在乎不在乎張南姝等。
徐同玥瞥了眼她大哥。
徐鶴庭略有所思。
“他們都有大野心,沒人把我的事放在心上,我得替自己籌劃。”徐同玥想著。
她一定要讓張南姝死在她手上。
張家日薄西山,張南姝再也不是北城最尊貴的千金。她得到了太多,如今她父親去世了,沒人替她撐腰,她又如何玩得過徐同玥?
徐同玥不動聲色。
車子到了咖啡廳,她已經整理好了情緒,率先下車。
孫牧在門口等候。
三人喝咖啡的時候,相談甚歡。
一個多小時過去,尚未盡興,徐鶴庭提出去聽戲,繼續聊聊,孫牧答應了。
“稍等,我給我太太打個電話,叫她不用等我吃飯。”孫牧道。
他先去柜臺打電話了。
電話結束,他回來坐下,徐同玥忍不住問他:“怎樣,南姝有沒有生氣?”
孫牧似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笑容有點勉強:“應該沒事。要不,現在先去戲院?”
徐鶴庭道好。
他們去了戲院剛坐下,小伙計上了茶點,孫牧的副官進來說:“太太來了。”
孫牧露出很吃驚的表情。
他急忙站起身。
徐鶴庭和徐同玥都聽到了他副官的話,同時雅間門簾一撩,有人徑直走了進來。
徐氏兄妹一起蹙眉。
張南姝進了雅間,上下打量一番:“這雅間環境不錯,你們挺會享受的。”
孫牧:“你怎么來了?”
“我不能來?”張南姝反問。
“我沒覺得端正不好。他這樣的人,雖然不夠靈活,可的確可靠。”徐同玥道。
徐鶴庭:“他的確挺不錯的。張三又是他妻子,他肯定不愿意自貶。”
“大哥你說,他和張南姝做了真夫妻嗎?”徐同玥突然問。
徐鶴庭:“……”
他不知怎么去回答這個問題。
按說,依照孫牧那種不會討好女人的性格,他大概不會去遷就張三小姐;而張三小姐又傲氣。
說不定兩個人真沒同房過。
但年輕夫妻的事,誰又說得準?
“大哥,我從小就喜歡他,他應該和我結婚。”徐同玥又說,“他娶張三,是張帥的命令,他也會從中得到好處。
他們倆,應該只是各取所需,并不會做真的夫妻,對嗎?他不會對張南姝動心的。”
徐鶴庭:“你各方面都比張南姝優秀,他愛慕你才是正常的。”
“我看不透他。”徐同玥嘆口氣,“他到底愛不愛我呢?”
“如果他不愛你,你怎么辦?”徐鶴庭問。
徐同玥:“我心里一直有他,換了誰都不行。我只想得到他。”
“既如此,他是否愛你,很重要嗎?男人有時候沒長這根筋,誰都一樣。你自己喜歡就行。”徐鶴庭道。
徐同玥半晌嗯了聲。
她突然想,如果張南姝現在死了,孫牧可以從張家解脫出來嗎?
徐家什么都有,不需要張家的地盤和軍隊。
只要張家大亂,孫牧再里應外合,徐同玥的爹會得到張家的一切。
不管是爹爹還是大哥,都說很有信心收服孫牧,讓孫牧為他們所用。可徐同玥真心愛孫牧,她不想他做棋子。
既然都是搞亂張家,何不直接殺了張南姝?
只要她死了,徐同玥就不需要再每天疑神疑鬼,去考慮孫牧到底有沒有和張南姝睡過,到底在乎不在乎張南姝等。
徐同玥瞥了眼她大哥。
徐鶴庭略有所思。
“他們都有大野心,沒人把我的事放在心上,我得替自己籌劃。”徐同玥想著。
她一定要讓張南姝死在她手上。
張家日薄西山,張南姝再也不是北城最尊貴的千金。她得到了太多,如今她父親去世了,沒人替她撐腰,她又如何玩得過徐同玥?
徐同玥不動聲色。
車子到了咖啡廳,她已經整理好了情緒,率先下車。
孫牧在門口等候。
三人喝咖啡的時候,相談甚歡。
一個多小時過去,尚未盡興,徐鶴庭提出去聽戲,繼續聊聊,孫牧答應了。
“稍等,我給我太太打個電話,叫她不用等我吃飯。”孫牧道。
他先去柜臺打電話了。
電話結束,他回來坐下,徐同玥忍不住問他:“怎樣,南姝有沒有生氣?”
孫牧似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笑容有點勉強:“應該沒事。要不,現在先去戲院?”
徐鶴庭道好。
他們去了戲院剛坐下,小伙計上了茶點,孫牧的副官進來說:“太太來了。”
孫牧露出很吃驚的表情。
他急忙站起身。
徐鶴庭和徐同玥都聽到了他副官的話,同時雅間門簾一撩,有人徑直走了進來。
徐氏兄妹一起蹙眉。
張南姝進了雅間,上下打量一番:“這雅間環境不錯,你們挺會享受的。”
孫牧:“你怎么來了?”
“我不能來?”張南姝反問。
“我沒覺得端正不好。他這樣的人,雖然不夠靈活,可的確可靠。”徐同玥道。
徐鶴庭:“他的確挺不錯的。張三又是他妻子,他肯定不愿意自貶。”
“大哥你說,他和張南姝做了真夫妻嗎?”徐同玥突然問。
徐鶴庭:“……”
他不知怎么去回答這個問題。
按說,依照孫牧那種不會討好女人的性格,他大概不會去遷就張三小姐;而張三小姐又傲氣。
說不定兩個人真沒同房過。
但年輕夫妻的事,誰又說得準?
“大哥,我從小就喜歡他,他應該和我結婚。”徐同玥又說,“他娶張三,是張帥的命令,他也會從中得到好處。
他們倆,應該只是各取所需,并不會做真的夫妻,對嗎?他不會對張南姝動心的。”
徐鶴庭:“你各方面都比張南姝優秀,他愛慕你才是正常的。”
“我看不透他。”徐同玥嘆口氣,“他到底愛不愛我呢?”
“如果他不愛你,你怎么辦?”徐鶴庭問。
徐同玥:“我心里一直有他,換了誰都不行。我只想得到他。”
“既如此,他是否愛你,很重要嗎?男人有時候沒長這根筋,誰都一樣。你自己喜歡就行。”徐鶴庭道。
徐同玥半晌嗯了聲。
她突然想,如果張南姝現在死了,孫牧可以從張家解脫出來嗎?
徐家什么都有,不需要張家的地盤和軍隊。
只要張家大亂,孫牧再里應外合,徐同玥的爹會得到張家的一切。
不管是爹爹還是大哥,都說很有信心收服孫牧,讓孫牧為他們所用。可徐同玥真心愛孫牧,她不想他做棋子。
既然都是搞亂張家,何不直接殺了張南姝?
只要她死了,徐同玥就不需要再每天疑神疑鬼,去考慮孫牧到底有沒有和張南姝睡過,到底在乎不在乎張南姝等。
徐同玥瞥了眼她大哥。
徐鶴庭略有所思。
“他們都有大野心,沒人把我的事放在心上,我得替自己籌劃。”徐同玥想著。
她一定要讓張南姝死在她手上。
張家日薄西山,張南姝再也不是北城最尊貴的千金。她得到了太多,如今她父親去世了,沒人替她撐腰,她又如何玩得過徐同玥?
徐同玥不動聲色。
車子到了咖啡廳,她已經整理好了情緒,率先下車。
孫牧在門口等候。
三人喝咖啡的時候,相談甚歡。
一個多小時過去,尚未盡興,徐鶴庭提出去聽戲,繼續聊聊,孫牧答應了。
“稍等,我給我太太打個電話,叫她不用等我吃飯。”孫牧道。
他先去柜臺打電話了。
電話結束,他回來坐下,徐同玥忍不住問他:“怎樣,南姝有沒有生氣?”
孫牧似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笑容有點勉強:“應該沒事。要不,現在先去戲院?”
徐鶴庭道好。
他們去了戲院剛坐下,小伙計上了茶點,孫牧的副官進來說:“太太來了。”
孫牧露出很吃驚的表情。
他急忙站起身。
徐鶴庭和徐同玥都聽到了他副官的話,同時雅間門簾一撩,有人徑直走了進來。
徐氏兄妹一起蹙眉。
張南姝進了雅間,上下打量一番:“這雅間環境不錯,你們挺會享受的。”
孫牧:“你怎么來了?”
“我不能來?”張南姝反問。“我沒覺得端正不好。他這樣的人,雖然不夠靈活,可的確可靠。”徐同玥道。
徐鶴庭:“他的確挺不錯的。張三又是他妻子,他肯定不愿意自貶。”
“大哥你說,他和張南姝做了真夫妻嗎?”徐同玥突然問。
徐鶴庭:“……”
他不知怎么去回答這個問題。
按說,依照孫牧那種不會討好女人的性格,他大概不會去遷就張三小姐;而張三小姐又傲氣。
說不定兩個人真沒同房過。
但年輕夫妻的事,誰又說得準?
“大哥,我從小就喜歡他,他應該和我結婚。”徐同玥又說,“他娶張三,是張帥的命令,他也會從中得到好處。
他們倆,應該只是各取所需,并不會做真的夫妻,對嗎?他不會對張南姝動心的。”
徐鶴庭:“你各方面都比張南姝優秀,他愛慕你才是正常的。”
“我看不透他。”徐同玥嘆口氣,“他到底愛不愛我呢?”
“如果他不愛你,你怎么辦?”徐鶴庭問。
徐同玥:“我心里一直有他,換了誰都不行。我只想得到他。”
“既如此,他是否愛你,很重要嗎?男人有時候沒長這根筋,誰都一樣。你自己喜歡就行。”徐鶴庭道。
徐同玥半晌嗯了聲。
她突然想,如果張南姝現在死了,孫牧可以從張家解脫出來嗎?
徐家什么都有,不需要張家的地盤和軍隊。
只要張家大亂,孫牧再里應外合,徐同玥的爹會得到張家的一切。
不管是爹爹還是大哥,都說很有信心收服孫牧,讓孫牧為他們所用。可徐同玥真心愛孫牧,她不想他做棋子。
既然都是搞亂張家,何不直接殺了張南姝?
只要她死了,徐同玥就不需要再每天疑神疑鬼,去考慮孫牧到底有沒有和張南姝睡過,到底在乎不在乎張南姝等。
徐同玥瞥了眼她大哥。
徐鶴庭略有所思。
“他們都有大野心,沒人把我的事放在心上,我得替自己籌劃。”徐同玥想著。
她一定要讓張南姝死在她手上。
張家日薄西山,張南姝再也不是北城最尊貴的千金。她得到了太多,如今她父親去世了,沒人替她撐腰,她又如何玩得過徐同玥?
徐同玥不動聲色。
車子到了咖啡廳,她已經整理好了情緒,率先下車。
孫牧在門口等候。
三人喝咖啡的時候,相談甚歡。
一個多小時過去,尚未盡興,徐鶴庭提出去聽戲,繼續聊聊,孫牧答應了。
“稍等,我給我太太打個電話,叫她不用等我吃飯。”孫牧道。
他先去柜臺打電話了。
電話結束,他回來坐下,徐同玥忍不住問他:“怎樣,南姝有沒有生氣?”
孫牧似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笑容有點勉強:“應該沒事。要不,現在先去戲院?”
徐鶴庭道好。
他們去了戲院剛坐下,小伙計上了茶點,孫牧的副官進來說:“太太來了。”
孫牧露出很吃驚的表情。
他急忙站起身。
徐鶴庭和徐同玥都聽到了他副官的話,同時雅間門簾一撩,有人徑直走了進來。
徐氏兄妹一起蹙眉。
張南姝進了雅間,上下打量一番:“這雅間環境不錯,你們挺會享受的。”
孫牧:“你怎么來了?”
“我不能來?”張南姝反問。
“我沒覺得端正不好。他這樣的人,雖然不夠靈活,可的確可靠。”徐同玥道。
徐鶴庭:“他的確挺不錯的。張三又是他妻子,他肯定不愿意自貶。”
“大哥你說,他和張南姝做了真夫妻嗎?”徐同玥突然問。
徐鶴庭:“……”
他不知怎么去回答這個問題。
按說,依照孫牧那種不會討好女人的性格,他大概不會去遷就張三小姐;而張三小姐又傲氣。
說不定兩個人真沒同房過。
但年輕夫妻的事,誰又說得準?
“大哥,我從小就喜歡他,他應該和我結婚。”徐同玥又說,“他娶張三,是張帥的命令,他也會從中得到好處。
他們倆,應該只是各取所需,并不會做真的夫妻,對嗎?他不會對張南姝動心的。”徐鶴庭:“你各方面都比張南姝優秀,他愛慕你才是正常的。”
“我看不透他。”徐同玥嘆口氣,“他到底愛不愛我呢?”
“如果他不愛你,你怎么辦?”徐鶴庭問。
徐同玥:“我心里一直有他,換了誰都不行。我只想得到他。”
“既如此,他是否愛你,很重要嗎?男人有時候沒長這根筋,誰都一樣。你自己喜歡就行。”徐鶴庭道。
徐同玥半晌嗯了聲。
她突然想,如果張南姝現在死了,孫牧可以從張家解脫出來嗎?
徐家什么都有,不需要張家的地盤和軍隊。
只要張家大亂,孫牧再里應外合,徐同玥的爹會得到張家的一切。
不管是爹爹還是大哥,都說很有信心收服孫牧,讓孫牧為他們所用。可徐同玥真心愛孫牧,她不想他做棋子。
既然都是搞亂張家,何不直接殺了張南姝?
只要她死了,徐同玥就不需要再每天疑神疑鬼,去考慮孫牧到底有沒有和張南姝睡過,到底在乎不在乎張南姝等。
徐同玥瞥了眼她大哥。
徐鶴庭略有所思。
“他們都有大野心,沒人把我的事放在心上,我得替自己籌劃。”徐同玥想著。
她一定要讓張南姝死在她手上。
張家日薄西山,張南姝再也不是北城最尊貴的千金。她得到了太多,如今她父親去世了,沒人替她撐腰,她又如何玩得過徐同玥?
徐同玥不動聲色。
車子到了咖啡廳,她已經整理好了情緒,率先下車。
孫牧在門口等候。
三人喝咖啡的時候,相談甚歡。
一個多小時過去,尚未盡興,徐鶴庭提出去聽戲,繼續聊聊,孫牧答應了。
“稍等,我給我太太打個電話,叫她不用等我吃飯。”孫牧道。
他先去柜臺打電話了。
電話結束,他回來坐下,徐同玥忍不住問他:“怎樣,南姝有沒有生氣?”
孫牧似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笑容有點勉強:“應該沒事。要不,現在先去戲院?”
徐鶴庭道好。
他們去了戲院剛坐下,小伙計上了茶點,孫牧的副官進來說:“太太來了。”
孫牧露出很吃驚的表情。
他急忙站起身。
徐鶴庭和徐同玥都聽到了他副官的話,同時雅間門簾一撩,有人徑直走了進來。
徐氏兄妹一起蹙眉。
張南姝進了雅間,上下打量一番:“這雅間環境不錯,你們挺會享受的。”
孫牧:“你怎么來了?”
“我不能來?”張南姝反問。
“我沒覺得端正不好。他這樣的人,雖然不夠靈活,可的確可靠。”徐同玥道。
徐鶴庭:“他的確挺不錯的。張三又是他妻子,他肯定不愿意自貶。”
“大哥你說,他和張南姝做了真夫妻嗎?”徐同玥突然問。
徐鶴庭:“……”
他不知怎么去回答這個問題。
按說,依照孫牧那種不會討好女人的性格,他大概不會去遷就張三小姐;而張三小姐又傲氣。
說不定兩個人真沒同房過。
但年輕夫妻的事,誰又說得準?
“大哥,我從小就喜歡他,他應該和我結婚。”徐同玥又說,“他娶張三,是張帥的命令,他也會從中得到好處。
他們倆,應該只是各取所需,并不會做真的夫妻,對嗎?他不會對張南姝動心的。”
徐鶴庭:“你各方面都比張南姝優秀,他愛慕你才是正常的。”
“我看不透他。”徐同玥嘆口氣,“他到底愛不愛我呢?”
“如果他不愛你,你怎么辦?”徐鶴庭問。
徐同玥:“我心里一直有他,換了誰都不行。我只想得到他。”
“既如此,他是否愛你,很重要嗎?男人有時候沒長這根筋,誰都一樣。你自己喜歡就行。”徐鶴庭道。
徐同玥半晌嗯了聲。
她突然想,如果張南姝現在死了,孫牧可以從張家解脫出來嗎?
徐家什么都有,不需要張家的地盤和軍隊。
只要張家大亂,孫牧再里應外合,徐同玥的爹會得到張家的一切。
不管是爹爹還是大哥,都說很有信心收服孫牧,讓孫牧為他們所用。可徐同玥真心愛孫牧,她不想他做棋子。
既然都是搞亂張家,何不直接殺了張南姝?
只要她死了,徐同玥就不需要再每天疑神疑鬼,去考慮孫牧到底有沒有和張南姝睡過,到底在乎不在乎張南姝等。
徐同玥瞥了眼她大哥。
徐鶴庭略有所思。
“他們都有大野心,沒人把我的事放在心上,我得替自己籌劃。”徐同玥想著。
她一定要讓張南姝死在她手上。
張家日薄西山,張南姝再也不是北城最尊貴的千金。她得到了太多,如今她父親去世了,沒人替她撐腰,她又如何玩得過徐同玥?
徐同玥不動聲色。
車子到了咖啡廳,她已經整理好了情緒,率先下車。
孫牧在門口等候。
三人喝咖啡的時候,相談甚歡。
一個多小時過去,尚未盡興,徐鶴庭提出去聽戲,繼續聊聊,孫牧答應了。
“稍等,我給我太太打個電話,叫她不用等我吃飯。”孫牧道。
他先去柜臺打電話了。
電話結束,他回來坐下,徐同玥忍不住問他:“怎樣,南姝有沒有生氣?”
孫牧似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笑容有點勉強:“應該沒事。要不,現在先去戲院?”
徐鶴庭道好。
他們去了戲院剛坐下,小伙計上了茶點,孫牧的副官進來說:“太太來了。”
孫牧露出很吃驚的表情。
他急忙站起身。
徐鶴庭和徐同玥都聽到了他副官的話,同時雅間門簾一撩,有人徑直走了進來。
徐氏兄妹一起蹙眉。
張南姝進了雅間,上下打量一番:“這雅間環境不錯,你們挺會享受的。”
孫牧:“你怎么來了?”
“我不能來?”張南姝反問。
“我沒覺得端正不好。他這樣的人,雖然不夠靈活,可的確可靠。”徐同玥道。
徐鶴庭:“他的確挺不錯的。張三又是他妻子,他肯定不愿意自貶。”
“大哥你說,他和張南姝做了真夫妻嗎?”徐同玥突然問。
徐鶴庭:“……”
他不知怎么去回答這個問題。
按說,依照孫牧那種不會討好女人的性格,他大概不會去遷就張三小姐;而張三小姐又傲氣。
說不定兩個人真沒同房過。
但年輕夫妻的事,誰又說得準?
“大哥,我從小就喜歡他,他應該和我結婚。”徐同玥又說,“他娶張三,是張帥的命令,他也會從中得到好處。
他們倆,應該只是各取所需,并不會做真的夫妻,對嗎?他不會對張南姝動心的。”
徐鶴庭:“你各方面都比張南姝優秀,他愛慕你才是正常的。”
“我看不透他。”徐同玥嘆口氣,“他到底愛不愛我呢?”
“如果他不愛你,你怎么辦?”徐鶴庭問。
徐同玥:“我心里一直有他,換了誰都不行。我只想得到他。”
“既如此,他是否愛你,很重要嗎?男人有時候沒長這根筋,誰都一樣。你自己喜歡就行。”徐鶴庭道。
徐同玥半晌嗯了聲。
她突然想,如果張南姝現在死了,孫牧可以從張家解脫出來嗎?
徐家什么都有,不需要張家的地盤和軍隊。
只要張家大亂,孫牧再里應外合,徐同玥的爹會得到張家的一切。
不管是爹爹還是大哥,都說很有信心收服孫牧,讓孫牧為他們所用。可徐同玥真心愛孫牧,她不想他做棋子。
既然都是搞亂張家,何不直接殺了張南姝?
只要她死了,徐同玥就不需要再每天疑神疑鬼,去考慮孫牧到底有沒有和張南姝睡過,到底在乎不在乎張南姝等。
徐同玥瞥了眼她大哥。
徐鶴庭略有所思。
“他們都有大野心,沒人把我的事放在心上,我得替自己籌劃。”徐同玥想著。
她一定要讓張南姝死在她手上。
張家日薄西山,張南姝再也不是北城最尊貴的千金。她得到了太多,如今她父親去世了,沒人替她撐腰,她又如何玩得過徐同玥?
徐同玥不動聲色。
車子到了咖啡廳,她已經整理好了情緒,率先下車。
孫牧在門口等候。
三人喝咖啡的時候,相談甚歡。
一個多小時過去,尚未盡興,徐鶴庭提出去聽戲,繼續聊聊,孫牧答應了。
“稍等,我給我太太打個電話,叫她不用等我吃飯。”孫牧道。
他先去柜臺打電話了。
電話結束,他回來坐下,徐同玥忍不住問他:“怎樣,南姝有沒有生氣?”
孫牧似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笑容有點勉強:“應該沒事。要不,現在先去戲院?”
徐鶴庭道好。
他們去了戲院剛坐下,小伙計上了茶點,孫牧的副官進來說:“太太來了。”
孫牧露出很吃驚的表情。
他急忙站起身。
徐鶴庭和徐同玥都聽到了他副官的話,同時雅間門簾一撩,有人徑直走了進來。
徐氏兄妹一起蹙眉。
張南姝進了雅間,上下打量一番:“這雅間環境不錯,你們挺會享受的。”
孫牧:“你怎么來了?”
“我不能來?”張南姝反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