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小說網 > 我團寵小師妹囂張點怎么了姬無雙誅顏 > 第259章 我好心救你,你丫卻饞我身子?

東方岱鳶從未見過如此漂亮優雅的小貓,最重要的是,它身上那股縹緲玄幻的矜貴氣息。
“您、您真的是白澤?”
“當然。”
“可是您和這個獨角天馬……為什么一點都不像啊?”
“哦,這個?”
小白夜三瓣嘴勾了勾,甩動著尾巴到獨角天馬的尸體前,用爪子輕輕一勾,一滴銀白色的“白澤精血”從獨角天馬的眉心飛出,“咻”一聲到了小白夜的體內。
失去白澤之力,獨家天馬的尸體“啪沙”一聲就碎成了一灘細沙……
嚴格來說,小白夜和獨角天馬的“命運”,也受了墨蘭衣的影響。
現在小白夜拿回“白澤精血”,也屬于撥亂反正。
小白夜饜足地舔了舔尖銳的小白牙,回眸道:“現在你相信了?”
照理說,小白夜吞噬了這最后一滴“白澤精血”,它應該會有“返祖”的跡象才對,但它不僅沒“返祖”,黑黢黢的毛發還愈發柔亮了,亮得像是夜色綢緞一樣,這讓姬無雙微微不解。
但黑色就黑色吧,她家的白澤,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白澤。
東方岱鳶磨了磨后牙槽,眼神亮晶晶地看著小白夜道:“我可以相信您,但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你說。”
“能讓我摸一摸嗎?”
姬無雙:“?”
小白夜:“??”
不是?
我好心救你,你丫卻饞我身子?!
小白夜正欲炸毛,被姬無雙一把捂住貓嘴遞到了東方岱鳶面前,“摸摸摸,盡情摸,摸了之后等等就要聽我們的,再痛苦也不要放棄哦,畢竟你可是魔域的未來呢!”
未來不未來的,東方岱鳶已經聽不到了。
她滿腦子就只有“摸摸摸、盡情摸”這六個字。尛說Φ紋網
“嘿嘿嘿,那我不客氣了……”
小白夜被東方岱鳶上下其手一頓擼,漂亮的毛發都炸開了,它腦中只有念頭:嚶嚶嚶,它不干凈了。
姬無雙看著東方岱鳶那“老色胚”般的眼神,嘴角抽了抽,緩緩移開了視線。
【唉呀媽呀……小白夜你忍一忍。】
【姬無雙你這個@¥@#¥@……¥】
罵得太臟了,姬無雙自動屏蔽。
等東方岱鳶像癡漢一樣,捧著小白夜的四只粉色小肉墊瘋狂一頓吸后,姬無雙都有些瑟瑟發抖。
人不可貌相。
原來這東方岱鳶竟然是個變態啊!
“咳咳咳,我們開始吧。”
“好。”
東方岱鳶依依不舍地放開小白夜,后者“呲溜”一聲跑到姬無雙身邊,并用“貓貓拳”對著姬無雙一頓胖揍,一邊打一邊“喵喵”叫。
姬無雙老老實實挨打,等小白夜打累了,她才從空間中掏出一柄凡鐵刀,正色道:“現在想要徹底清除詛咒,我們需要檢查詛咒是否在你身體里蔓延,如果只在手背,我們就砍斷你的手,用光靈力重新催生,這個過程會很漫長和痛苦,你能忍耐嗎?”
東方岱鳶:“……”天道就讓你這樣救人嗎?你怕不是和我有仇吧?
但東方岱鳶也知道,這是自己最后的機會了,她一狠心一咬牙,“我同意你們的方案,但如果詛咒不止在手背呢……”
“那就要一點點檢查,看看詛咒擴散到了哪。”姬無雙指著東方岱鳶的肩膀,輕聲道,“有人替你設下陣法阻止了詛咒蔓延,我看過了,最嚴重,應該就是到肩膀,但不排除往臟腑擴散的可能。當然,治療時砍掉的肉身越多,需要重塑的靈力就越多,康復之后,你的修為可能會坍塌……”
“坍塌到哪?”
“不知道。”
“金丹?”
“有可能。”
“筑基?”
“也有可能……”
“……”
東方岱鳶沉默片刻笑了,道:“最壞的打算就是煉氣而已,來吧。”
姬無雙手握凡鐵刀,看了眼東方岱鳶毅然決然的模樣,果斷舉手落刀——
“噗嗤……”
鐵刀砍斷元嬰修士的手臂談何容易?
但若用其他的靈刀,都會加重詛咒。
姬無雙不能暴露身份,也不能用劍意,這對東方岱鳶而言,簡直如同鈍刀割肉和生生凌遲。
鮮血噴涌,很快就染紅了姬無雙的衣袂,陣法之外的東方頌甚至不敢再看,顫抖著移開了目光。
但命運似乎沒有眷顧東方岱鳶,因為詛咒已經從手背朝小臂、甚至是上臂蔓延而去了……
與其這樣一點點“剁”掉東方岱鳶的手臂,姬無雙一咬牙,果斷從她的肩膀處下手!
“嗯哼……”
劇痛讓東方岱鳶小臉開始猙獰扭曲,她緊咬著牙關,死死屏住呼吸。
不知道過了多久,姬無雙終于卸掉了她的手臂,慶幸的是詛咒并未蔓延到這里,就在姬無雙和小白夜松了口氣時,那詛咒竟然順著斷臂朝姬無雙襲去。
小白夜一驚,急忙一爪子拍掉了手臂,并渾身炸毛,如臨大敵般護在姬無雙面前,死死盯著那手臂,喉嚨深處還傳出“咕嚕嚕”的警告之聲——
隨著手臂被徹底腐蝕,一團黑霧從腐水上蒸騰而出。
霎時間,天地都傳來了一陣悲歌之聲……黑霧不斷擴大蔓延,最終凝結成了一團獠牙可怖的巨獸模樣……
它緩緩睜開混沌的眼睛,很快就鎖定了小白夜,并露出了滅世的獠牙和濃烈的惡意。
“黑色白澤?原來是叛徒血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