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小說網 > 退婚當天三崽帶我閃婚千億隱富傅靳夜夏初 > 第90章 真的是哥哥的孩子

夏初開車回到別墅。

李宸晨帶著三小只列隊歡迎她歸家。

拿包的拿包,拿鞋的拿鞋,好不貼心。

夏初笑彎了眼,換了鞋后問道:“家里沒有客人來嗎?”

“沒有呀。”

“媽咪,誰要來我們家呀?”

兩個小丫頭率先回話。

“唔,是阮叔叔的妹妹等下要來作客。”

夏初有些不知道該讓孩子們怎么稱呼阮黎夏。

理論上來講,自己和她哥哥結婚了,孩子應該叫她姑媽。

可三個孩子并非閃婚老公親生的,要是叫阮黎夏姑媽,也不知道她會作何感想。

夏初暫時把這個煩惱丟到一邊,先解決另外一件事。

“哆哆,讓你查的資料查到了嗎?”

“嗯,早就查到了。”

夏梓鐸小下巴微抬,一副這種小事怎么難得到我的傲嬌樣。

夏初欣喜,讓李宸晨帶兩個小丫頭先玩著,她則跟哆哆去了書房。

“媽咪,這是我查到的那人的所有資料。”

夏梓鐸打開電腦,示意夏初看。

夏初掃了一眼電腦屏幕,上面有一整頁的內容。

她連忙坐下來細細查看。

資料很齊全,夏梓鐸把曹盛南的生辰八字,以及從小到大在哪里上的學,經歷過什么事,都事無巨細地查了出來。

夏初又驚又喜,朝自家兒子豎了個大拇指。

“哆哆,你太棒了!無師自通啊,怎么這么厲害呢?”

夏梓鐸勉強把翹起的嘴角壓下。

“也不算無師自通,阮叔叔教了我很多,還給我找來了黑客界大神L的編程教材,我才能變厲害的。”

提到閃婚老公,夏初的眼里不免又染上了幾分笑意。

夏梓鐸問她,“媽咪,你讓我查這個人做什么?”

“哦,是工作上的事情。”

夏初解釋道:“這是媽咪的一個客戶,挺難纏的,所以媽咪就想先了解一下他是個什么樣的人,好對癥下藥。”

夏梓鐸點點頭,“那媽咪你看吧,我先出去了。”

“好。”

門一關上,夏初就靜下心來看資料。

曹盛南今年四十五歲,已婚,育有一子……

夏初在這一行字上面定住。

曹盛南已婚,他的妻子的年紀和他相仿,今年42歲!

那他要求設計的對戒,就不是給他妻子的?

夏初眼里劃過一絲嘲弄。

也是,這個老男人這么色,外面有女人也就不奇怪了。

夏初換了個坐姿,耐著性子繼續看他的資料。

要怎樣才能讓曹盛南心甘情愿下這一單,還能讓自己全身而退呢?

蔥白的手指輕輕滑動著鼠標,夏初的眼里閃過一絲狡黠。

不多時,外面響起敲門聲。

“夏阿姨,有客人來了。”

一定是阮黎夏到了。

“來了。”

夏初連忙關了電腦,出了書房下樓去。

樓下,確實是阮黎夏來了。

此時正和三個小蘿卜頭聊天。

“夏夏,你來了。”夏初和她打了聲招呼。

“嫂子。”

阮黎夏朝她展顏一笑。

“嗯。寶貝們,你們叫人了嗎?”夏初問道。

“叫了!姑姑好漂亮呀!”

“嗯嗯,我知道姑姑是大明星!”

兩個小丫頭忽閃著大眼睛搶先回答。

蜜蜜已經認出阮黎夏是演員了。

阮黎夏被夸漂亮,眼里滿是笑意,捧著他們的小臉親了又親。

“唔,你們好可愛呀!嫂子,你太會生了,我好喜歡他們!”

夏初抿唇一笑。

孩子們都直接叫阮黎夏姑姑了!

而阮黎夏臉上并沒有流露出鄙夷的神情。

看起來很喜歡他們。

她心頭稍松,見門口堆著很多東西,她道:“你來歸來,怎么還帶了東西來了。”

“給孩子們帶的一點小禮物啦。”阮黎夏道。

她是知道夏初有三個孩子的。

不過她從小在國外長大,思想比較開放。

而且她自己也是單親家庭出身,所以才不會嫌棄夏初生過孩子。

只是有一丟丟好奇,孩子的親生生父是誰?

看三小只的長相,她竟然覺得,他們和自家哥哥有幾分相似!

這也太有意思了!

要是不說,這三胞胎不就像是哥哥和嫂子所生的么?

“夏夏,我們進里面聊。”

夏初把她領到了客廳。

阮黎夏四下打量著,美目眨了眨。

“嫂子,這房子挺大的,是哥新買的嗎?”

她就是好奇,哥哥現在的身份不是小助理嗎?

怎么帶嫂子住這么大的房子?

他是怎么跟嫂子解釋的呢?

“不是新買的,這別墅在我名下。”夏初道。

阮黎夏愣了愣,試探道:“嫂子,這是你的別墅?”

還是說,哥哥把自己的一幢別墅劃到嫂子名下了?

“嗯。”夏初嗯了一聲。

她嗯,也就是說,這房子是嫂子的!

阮黎夏美目瞪圓,“不是吧,我哥竟然吃軟飯!他想做小白臉嗎?”

哥哥也太能裝了吧?

不但裝小助理,還裝小白臉!

夏初失笑,“夏夏,別這樣說你哥,你哥才不是那種沒品的男人!”

阮黎夏覺得自己有點不厚道。

怎么盡坑自家哥哥?

她目光一轉,決定給哥哥刷一波好感。

“是的呢,嫂子,其實我哥這人特別好。我沒有父親,他是看著我長大的。長兄如父啊,這話我深有感觸。”

她頓了頓,在夏初好奇的目光中繼續道:“我從小學舞,你知道的,像這種藝術類的課程很燒錢的,我哥賺的錢幾乎都花在我身上了。都是因為我,他才變得這么窮。”

除了窮,其余的話也不算假話。

自家哥哥確實是看著她長大的。

自己上學的錢,也是他出的。

因為她母親生下她后就經常到處旅游,壓根不管她。

而哥哥從小天賦異稟,人家還在學生時代揪著頭發做奧數題時,他已經和人合伙開了個科技公司。

母親不管她,他就擔起了做兄長的責任。

所以直到現在,她的吃穿用度基本都是哥哥在管。

夏初安靜地聽著,見自己的閃婚老公對家人這樣好,不免對他又多了幾分好感。

她由衷夸一句,“你哥確實是個不錯的男人。”

阮黎夏道:“是吧,雖然他性子冷了一點,但特別有責任心。”

夏初點點頭,深表贊同。

只要看他對三小只的態度,就能看得出來,自己的閃婚老公確實是個有責任心的男人。

“嫂子,那你喜不喜歡我哥呀?”阮黎夏話題一轉,笑瞇瞇地問道。

又來了!

夏初失笑,起身道:“夏夏,你坐一坐啊,我去廚房幫阿姨的忙,馬上就能開飯了。”

嫂子又逃避她的問題啊!

阮黎夏一臉遺憾。

等夏初進了廚房,她看向幾個小家伙。

“寶貝們,你們喜歡我哥哥嗎?”

“喜歡!”

“嗯嗯,喜歡爸比!”

兩個小丫頭脆生生的叫道。

哦豁,爸比叫得好溜啊!

阮黎夏美目一轉,開始套話,“那你們覺得你們的媽咪喜歡爸比嗎?”

“媽咪肯定喜歡爸比噠!他們都親親啦!”

“嗯嗯,我們都給他們騰地,讓他們造弟弟妹妹啦!”

“……”

聽著兩個小丫頭嘰嘰喳喳的叫聲,阮黎夏樂得不行。

她掃了一眼沒怎么說話,少年老成的夏梓鐸,美目輕眨。

這個小寶貝是最像自己哥哥的。

不管是外貌還是性格,都很像自家哥哥。

會不會真的是哥哥的孩子呀!

……

名爵會所。

包間內,傅靳夜和傅謙正在接見幾個重量級客人。

傅謙是被他臨時叫來的。

因為阮黎夏去了家里,他要提前離席。

酒過三巡,他就找了個借口,把攤子交給了傅謙。

來到外面,他剛走到電梯前,只覺得體內驀地升騰起一股子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