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小說網 > 林暖暖薄見琛 > 第1741章 人家真的好想爹地啊
    “媽咪,平平想爹地了,嗚嗚嗚——”林平平嗚咽著回答。

聽了林平平這話后,林安安也開始哭了:“嗚嗚嗚,媽咪,安安也想爹地了,好想好想那種呢。”

“平平也是超級想超級想爹地,嗚嗚嗚——”

“媽咪,爹地什么時候能回來呀,嗚嗚嗚——”林平平越哭越傷心了。

“我,我其實,也好想好想爹地。”林健健也哽咽著聲音道,小眼淚也開始叭叭地往下流。

“嗚嗚嗚,爹地,你什么時候回來呀,女兒好想好想您呀。”林平平越哭越大聲。

林安安也是:“嗚嗚嗚,爹地,我也好想您呀,您什么時候回來呀?”

“媽咪說,你一定會回來,可是,你都多久沒回來看我們了,你不想我們,我們可是很想您呢?”

“安安做夢都想您呢?”

“昨天,安安又夢到您教我做數學題了,嗚嗚嗚——”

林安安也越哭越大聲,越哭越傷心了。

看著這三個小家伙哭成這樣,林暖暖這心里真的是太難受了,也好想像孩子們這樣放聲大哭一陣。

可是,她卻不能這么做。

如果她也哭,孩子們會更加傷心的,所以,不管她心里有多難受,她一定要咬牙忍著才行。

這時林康康大聲地嚷嚷道:“你們三個怎么回事?”

“這么好氣氛就這樣被破壞了。”

“我不是跟你們說過了嗎?薄見琛一定會回來的,你們為什么還要哭?”

“多大的人了,動不動就哭,你們還怕不怕丑?”

“尤其是你,老大,你是男孩子,還是我們家的老大,你為什么也要哭?”

“你不許再哭了,再哭別怪我瞧不起你。”

聽了老二這話后,林健健哭得更厲害了:“嗚嗚嗚——”

“嗚嗚嗚——”

“可是,人家真的好想爹地啊。”

“老二,你難道不想爹地嗎?”

“爹地平時對你多好啊,你生病的時候,他一夜一夜地陪在你身邊,還親自給你喂飯喂水,還給你洗澡,擦拭屁股的,你難道不想爹地嗎?”

“你一點都不像爹地的嗎?”

林安安也開始數落林康康:“二哥,你好沒良心,爹地對你那么好,還經常被你罵,他也對你那么好,他失蹤了這么久,你居然也不想他,也不擔心他,你太沒良心了,嗚嗚嗚。”

“二哥,你是個沒良心的家伙。”

“我以后再也不崇拜你了,也不喜歡你了。”

“你走開,你走開,別挨著我,我不喜歡你。”

然后,林安安一邊哭一邊將林康康的腿踢到一邊。

“你——”林康康咬了咬牙,怒目瞪著林安安。

他又看了一眼林暖暖,看到媽咪臉上難過的神情后,又對自己說,算了算了,這個時候就不要惹媽咪不開心了。

其實,他也很想薄見琛,只是每個人都哭哭啼啼的話,就太不好了。

薄見琛曾經跟他說過,他是家里的男子漢,不管發生什么樣的事情,他都要像個男人一樣的頂天地立。

所以,這個時候,他覺得他不能哭,堅決不能哭,更不能說想薄見琛。

也其實,他每天晚上都會夢到薄見琛,夢見他生病了,薄見琛給他喂飯,怎么喂都喂不好,他老是罵他。

給他洗澡也洗不好,他也罵他。

給他擦屁屁也不會擦,然后他還是罵他。

他罵他,他卻不生氣,只是笑瞇瞇地看著他,眼睛里都是對他的喜愛和寵溺。

然后,薄見琛又突然消失了。

他到處找薄見琛,可怎么也找不到薄見琛,然后他在夢里一邊找,一邊哭……

醒來的時候,枕頭都哭濕了呢。

“安安,其實你二哥也很想爹地的,只是他不愿意說出來罷了。”這時,林暖暖發話了。

她昨天晚上去老二的房里,就聽到老二在說夢話,夢里一直在喊爹地呢,然后就哭了。

“我確實是有點想他了。”林康康聽媽咪這么說,他趕緊補充,然后聲音還有點哽咽了。

“可是,你從來不哭。”林安安大聲地嚷嚷道。

“想一個人,非要哭出來嗎?”林康康也大聲地嚷嚷道。

“對呀,想一個人就要大聲哭出來,也要說出來的。”

“我看你就是不想爹地。”

“你就是沒有良心。”

林安安很大聲地嚷道。

“隨便你怎么想。”林康康沒好氣地道,然后朝林安安翻了記白眼。

反正,這個時候,他就是不能哭,全家哭的話,氣氛就很悲傷了。

“安安,不許這樣說你二哥。”林暖暖趕緊批評林安安。齊聚文學

“媽咪,你居然還替二哥這個沒良心的家伙說話。”林安安不滿地嘟囔道。

“媽咪,我先出去了。”

“我去洗臉漱口,然后準備上學。”

這時,林康康發話,然后就下床離開了。

林康康一走,林暖暖壓著聲音道:“安安,媽咪昨天晚上聽到你二哥做夢喊爹地了呢?”

“所以,他其實是在假裝不想,不想讓媽咪擔心而已。”

“真的嗎?”林安安趕緊這么問道。

“媽咪,是真的嗎?”林平平也這么問。

“是真的是真的,當然是真的,媽咪聽得清清楚楚的呢?”林暖暖認真地回答。

“我就知道老二肯定是假裝不想爹地,其實背地里偷偷在想。”林健健擦了擦臉上的眼淚后回答。

“其實,我好幾次看見他一個人在偷偷看爹地照片呢?”林健健補充。

“只是,老二怎么會忍住不哭的?我就忍不住呀,我真的好想爹地啊,嗚——”林健健說到這里,又控制不住哭了。

“說不定,他會背后偷偷地哭呢?”林暖暖這么說道。

林安安突然爬起來,然后很神秘地道:“媽咪,二哥這個時候突然出去,會不會是回他房里哭去了?”

林暖暖尋思片刻后道:“那,要不你偷偷看看?看看二哥有沒有偷偷在哭?”

“好的。”林安安一聽,立馬爬下床,然后跑了出去。

兩分鐘之后,林安安就回來了,一邊往床上爬一邊嗚咽著道:“媽咪,你說對了,二哥真的是一個偷偷在房里哭。”

“一邊哭還一邊罵爹地呢。”

“罵爹地?”林暖暖不解地問道。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瞇,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蕩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才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于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后。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沖云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只覺得一股驚天意志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只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面。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于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圣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沖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沖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著整個位面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