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小說網 > 絕世戰婿 > 第4259章 只想報復
  劉欒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甚至已經在欺負那些人。

  可現在得知自己的身體已經廢了,他根本沒有辦法再成為一個正常人。

  甚至也很難再繼承整個家族的企業。

  這就意味著他沒有了依仗,也會被父親所嫌棄。

  劉欒本來覺得自己好好配合醫生,也許還會有痊愈的可能。

  就算不能治愈,至少自己還能夠繼承家產,日后的生活也不會太差。

  可是,今天他的母親卻突然打了電話。

  告訴他父親的正房妻子竟然老蚌懷珠,竟然在一大把年紀又懷了個孩子。

  如果這個孩子是個男子,那他將有可能繼承整個劉家的家產。

  畢竟,他才是名正言順的繼承人。

  劉欒其實此刻也并不是特別的生氣,因為他是一個健康的男子,他的父親不會輕易的放棄他。

  劉欒依舊擁有著繼承權,也有機會拿到整個家產。

  可是在這種雙重壓力之下,他又得知父親要將他送出國。

  這個消息讓劉欒徹底崩潰,甚至失去了耐心。

  他以為父親要放棄他,所以才會如此害怕想著臨死之前,也要將身邊的人拉下水,絕不能讓他們好過。

  “你的意思是說,父親讓我立刻出國,我的手還沒有治愈呢。”

  “國內的醫生不如國外的,劉總已經安排了最好的醫生在等候著,希望你去國外醫治。”

  助理在旁邊說了一句。

  “父親怎么會突然這樣決定。”

  劉欒還是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甚至會顯得有些煩躁。

  他不敢相信父親會選擇放棄他。

  “這是早就已經安排好的,請劉少不要怪罪劉總。”

  “是不是和他老婆懷孕有關,是不是覺得我沒用了。”

  劉欒認真的問了一句,語氣之中充滿著煩躁。

  他不愿意接受這個事實,卻又不得不去接受。

  “劉少,飛機已經安排好了。”

  “您看您什么時候方便過去,那邊的醫生已經在等候,你過去的時候,第一時間就能夠醫治。”

  “這對你的傷有好處,而且也能夠盡快恢復。”

  助理迅速的說了一句,只是想要安撫劉欒,畢竟他的手是沒有康復的可能的。

  “都是一群騙子,我的手是什么情況,難道我還不知道嗎?因為又何必虛情假意,故意欺騙。”

  劉欒不高興的說了一句。

  “劉少,劉總已經為你付出了很多。”

  助理親自辦了轉讓書,知道劉富為了保下劉欒,可真的是付出了半數身價。

  只可惜劉總的良苦用心并沒有發揮作用,反而還被劉少如此嫌棄。

  劉欒根本不知道具體的情況,所以現在他只有恐慌,并沒有感激。

  他認為父親已經放棄自己,否則為何要讓他去國外。

  畢竟他都已經花了錢,讓吳克林放過自己。

  那么就不該再讓自己離開。

  劉欒現在只想留在這個地方,并且也明白自己的價值正在慢慢被消耗。

  如果沒有辦法證明自己的價值,他將會失去唯一的用處,也會失去劉家的繼承權。

  他原本還在嘲諷父親的原配妻子,覺得他們勞碌了一輩子都在為他人做嫁衣。

  可沒想到他們不聲不響,竟然搞出了這么大的事情。

  但是此刻,劉欒最憎恨的就是讓自己斷手的李鋒。

  還有酒吧的那兩個姑娘。

  如果不是因為他們,自己也不會遇上這樣的事情,更不會斷了一只手。

  他如果沒有得罪吳克林,父親一定還是非常看重自己,那么他依舊有繼承權。

  哪怕是父親的原配妻子再生一個兒子,也沒有辦法越過自己去。

  再說,一個小孩子到成年十幾年的時間,這之間要是出了點意外,還真的是說不好的。

  在那個孩子成年之前,他可能都已經接管了整個公司,到時候再更改遺囑,或者直接用點手段讓那孩子沒有辦法繼承家產。

  劉欒就可以穩穩的把牢家產,不會讓任何人搶奪屬于自己的財產。

  那么這一切都不會再發生。

  “都怪李鋒他們,如果不是他們,我也不會遇上這樣的事情,更不會被父親嫌棄。”

  “他們都是罪魁禍首,卻想要獨善其身,我絕不容許他們這樣。”

  劉欒一邊惡狠狠的說著話,一邊用惡毒的眼神看著前方。

  他必須要報復這些人。

  “劉少,你就聽我一句勸吧,還是去國外吧,那邊都已經安排好了。”

  助理在旁邊說了一句,眼神之中也帶著一絲不安,真怕這個劉少出了什么變故。

  “少廢話!我要不要去什么地方由不得你們做主,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意思。”

  “你們不就是想把我打發了,想要解決了我。”

  劉欒仿佛看穿了這些人的心思,所以才會如此生氣。

  他不愿意接受這樣的結果,所以才會如此叛逆。

  劉欒受傷的胳膊,已經用繃帶給綁在了胸前。

  他拿著錢包就直接出去了。

  出了門之后,直接開車離去。

  助理根本沒有辦法追上,只能眼睜睜的看到他離開。

  劉欒現在心中有許多的火氣,只想找個發泄火氣的方法。

  劉欒再怎么狂妄也不敢對自己的父親怎樣,要是真的殺了父親,他也未必有繼承權。

  畢竟,他只是一個私生子。

  再加上父親原配妻子已經懷了孕,他的父親如果這個時候死了,自己將會失去繼承家產的可能。

  所以他再怎么瘋狂,也不敢做出這樣的事情。

  可是為了要報復那些家伙,他也必須要做點什么。

  劉欒經常在酒吧待著,也認識了不少特殊職業的人。

  那些人當中也有一些殺手,甚至也有一些提供武器的人。

  劉欒現在滿身火氣,只想找人報復。

  劉欒直接給自己的好友打電話,然后讓他們確定一下高春曉的位置。

  既然自己不高興,那就讓別人跟著不高興也要毀了別人的人生。

  劉欒不過就是調戲了兩個姑娘,還偏偏沒有成功,可還是讓自己落入了如此的處境。

  他就是因為不甘心,所以才要反抗。

  “幫我查幾個人,我要知道高春曉的位置,還有秦卿在什么地方?”

  劉欒目的很簡單,就是先將這兩個女人給解決掉,然后再殺掉李鋒。

  劉欒記得當天,李鋒是為了另外一個女人傷害了自己。

  劉欒要報復李鋒,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殺了秦卿。

  “怎么突然要查這兩個人?”

  劉欒朋友忍不住的問了一句。

  他這邊倒是有消息,只是不明白為什么要這么做。

  “有點事情,既然你這么問,那就知道有他們的消息,直接說個賬號,我打錢過去。”

  劉欒出手向來大方,只要能為他辦事,自然不會吃虧。

  所以他身邊的朋友無數,大部分的人對他都十分追捧。

  “既然是劉少的事情,我自然是要費點心思的,他們的位置我已經知道,你先將錢打過來。”

  只要同在一個圈子里面,很多的事情都不是什么秘密。

  劉欒即將要有一個弟弟或者妹妹,這個消息早就已經傳遍了圈內。

  劉欒本來是劉家唯一的男丁,也將會成為劉家未來的繼承人。

  這才是眾人追捧他的原因。

  可是現在知道正房妻子已經懷了孕,并且很有可能是個男的。

  這個消息一旦傳出,劉欒身份地位自然會降低不少。

  甚至,他曾經的朋友也不信任他。

  “錢已經轉過去了,你自己查看一下,我向來不會少你的,怎么突然之間還問一句。”

  劉欒感覺到了落差,才有些不高興。

  “這不是聽說,劉少即將有弟弟妹妹了嗎?這才問一句,沒想到你的生活和之前一樣,出手也大方的很。”

  朋友刻意說出這樣的話,就是想知道劉欒是什么態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