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小說網 > 假千金逆襲千億老公高攀不起余笙江逸 > 第176章 學長突然表白

周敏歇斯底里鬧了一陣子之后,醫生迫不得已給她注射了鎮定劑,終于沉沉睡去。

我著手聯系了一家私人護理中心,準備回頭跟周家聯系一趟,商量著看看到底怎么處理才好。

到底是個大活人,真有個三長兩短,我一個半路認回的閨女,并不能承擔全部責任,而周家至少有長輩,

一切都弄得差不多了,我才從醫院出來,此時已經接近凌晨時分。

來的時候因為著急,所以沒開車,可這個點兒打車,著實有些不安全。

正糾結要不要叫徐家的司機來接一趟時,就見遠處有輛車開車燈晃我的眼。

下意識側頭避過光源,正待開口數落對方兩句,但見車子在我面前緩緩停下,車窗搖下,露出張熟悉的面孔。

“這么晚了怎么一個人在這里?你不舒服?”

我疑心自己看錯了,定睛瞧瞧,這才確定就是鐘慕言。

“學長?你怎么在這兒?”

這段時間忙著家里那點事兒,真是有日子沒見他了。

“接了個案子,談得有點晚。”他掃了一眼我身后,確定沒有人,“江逸呢?”

我略一踟躕,避重就輕。

“有個朋友出了點事,我來看看。”言外之意就是不便多說。

鐘慕言是聰明人,當即也不追問,沖我抬抬下巴。

“上車,送你回家。”

我二話沒說,屁顛屁顛上了副駕駛。

車內恰到好處的熱流奔涌而出,把我從頭到腳包裹住,整個人都放松下來了。

車子拐上北三環,他目不斜視問我。

“你餓不餓,要不要去吃個宵夜。”

常年保持身材的緣故,深夜吃東西著實不是我的風格,但這一晚折騰得夠嗆,確實需要點食物來彌補一下心靈創傷。

于是當機立斷。

“去,我請。”

之前欠的那頓一直沒還,是時候大出血一把了。

鐘慕言笑笑,未置可否,他帶我去了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私房菜。

“在北市活了小半輩子,從來不知道還有這種地兒,私房菜館通常不都是很傲嬌嗎?”

鐘慕言失笑。

“總有晚上覓食的夜貓子吧?”

這家隱蔽性不錯,我頗覺滿意,離婚在即,并不想在這個節骨眼傳出什么負面消息。

“對了,還沒恭喜你認祖歸宗。”

落座之后,鐘慕言以茶代酒朝我舉了舉杯。

“最近關于你的新聞不少。”

我象征性地抿了一口,猜也能猜出來坊間大概都在傳什么。

“別聽他們添油加醋。”我伸手在鐘慕言遞過來的菜單上勾了幾個,“有什么想八卦的,直接問我本人好了。”

他好看的眉眼染了幾分笑意。

“我倒是沒什么特別想知道的,聽說徐老是海城人,你若是跟他回去的話,新事務所那邊,還有興趣嗎?”

我聞言登時來了興致。

雖說爺爺要把整個徐氏交給我,但論經驗論能力,我都還需要磨煉些日子。

最重要的是,靠祖蔭不能算什么本事,如果可以,我還是想發展點屬于自己的事業。

只是時過境遷,眼下沒有之前那么窘迫,能夠從長計議。

“你那個合伙人同意了?”

鐘慕言點點頭。

“他這幾天要回國,到時候見個面細聊吧。”

我對他口中這位神秘合伙人其實是有點興趣的。

北市圈子里那些叫得出名字的上進富二代,或多或少都有過交集,但愣是想不出他說的這人是誰。

最有意思的是,鐘慕言也沒有挑明過。

我后來忖度,可能是外來戶,也就沒再深究。

“好啊,隨時約我,我隨時能出來。”

他微微挑眉。

“成了頂級豪門大小姐之后就這么閑嗎?”

我始料未及他這樣的冰山性子也會開玩笑,登時順茬兒接口。

“是啊,所以這票得好好干,否則就要回去繼承家業了。”

“要不要來我這邊打雜幾天?”他一本正經地建議,像是當年幫我找實習一樣,“橫豎你最近不是也沒什么事嗎?”

我最近確實沒什么事,但還是要裝的忙一點。

前菜這會兒先上來了。

“也有事啊,忙著離婚。”我閑閑地給菜挪了個位置,“還有徐氏股權讓渡的一堆事。”

鐘慕言奇怪地看我一眼。

“這兩件事可以放在一起辦嗎?不是應該先離婚?否則分割財產的時候算婚內吧?”

一語點醒夢中人。

如果我先繼承了徐家,那么離婚分割財產的時候,豈不是要給他一半?

雖然江逸未必會這么做,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鐘慕言見我沉默不語,應該是自覺說錯了話。

“是不是離婚不太順利?”

我訝異抬頭。

這個學長從我認識他那天開始,便是進退有度的樣子,鮮少會這么直白觸及旁人私事。

我倆確實很熟,但這應該也不是他逾矩的理由。

鐘慕言見我看他,也覺奇怪。

“我說錯話了?”

“倒是也沒有。”我聳聳肩,“只是沒想到你會這么直截了當地問。”

上次我倆吃飯偶遇蘇靈那次,他還是點到即止,頗有分寸的,難不成八卦是人類天性?

“你現在身份也有了,至親也有了,應該沒什么顧忌了才對。”

他很自然地幫我倒茶洗筷子,上學那會兒我就有點潔癖,每次去導師家吃飯,都有專用的碗筷。

“我發現你今天很不尋常哎。”我接過筷子,“好像巴不得我趕緊順利離婚一樣。”

“不明顯嗎?”他不答反問。

我倆四目相對,他眼神流露出些許我看不懂的內容。

“我以為我已經表現得很明顯了。”

小劇場

我:啊這,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突然表白,男二要上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