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小說網 > 寒門第一王侯李陽林初雪 > 第716章 咋沒人模樣了?!
    聽到要把張云送到桂懷泰那里,葉楓趕忙勸道:“大戰在即,桂懷泰那還能不急紅了眼嗎?”

李陽笑道:“葉兄放心,此人由我帶去。等到了地方,不但不會怪罪于我,反而會大加褒獎,你信不信?”

葉楓不由得苦笑,難以置信地搖搖頭:“我哪里是不敢承擔,實在怕兄弟你受連累啊。”

李陽卻說道:“放心,此人搶劫友軍物資,東西還在營中,可謂是鐵證如山。”

“我一人做事一人當,咱們這位欽差大人絕不敢動我分毫,誰讓我李陽是半個皇家人呢?”

這幾句話雖然是開玩笑,這也算是半真半假。

李陽早就看了出來,桂懷泰對皇家極為忌憚,在手握權柄,掌管重兵之時絕不敢對自己有所不利。

便讓眾人原地等候,自己帶著張云快馬加鞭,直奔欽差府邸。

等到了門口翻身下馬,李陽一臉傲然,邁步就向門口走來,腳步根本就不作停留。

在門口守著的這幾個護衛看到李陽來了,不由得心頭一寒!

這幾個都是聰明人,知道這位爺是當今駙馬,有公主和皇族在后面撐腰。

那么大的欽差尚且如此,更別說自己這幾個把門的了。

這幾位都換上了笑臉,一起迎過來說道:“原來是李知府,不知前來有何貴干?”

李陽也是一反常態,做出倨傲的樣子,說道:“我要見桂懷泰,外面這個人給我看好了!”

說著話,邁步就往里走,嚇得這些人趕緊用身子擋住,臉上全都是尷尬而又不失禮貌的笑容。

“李大人,小的都是在這兒當差的,真要是讓您闖進去,欽差大人自然不敢得罪,可我們就慘了呀。”

“事后您一甩袖子便走,我們就得挨板子,還請高抬貴手,讓我們通稟一聲呀!”

李陽冷笑道:“前幾日你們幾個見了我鼻孔都朝了天,現在倒換了如此一副嘴臉?”

“怎么?看到皇家貴胄敢為我李陽豁出去一切,才知道我這駙馬名副其實嗎?”

那幾個人嚇得不敢說話,連連點頭,猶如一群啄米的母雞。

這些人之所以敢輕慢李陽,實在是因為歷朝駙馬地位不高所致。

本來在古代是男尊女卑,婦以夫為綱,可是到了皇家這規矩就要改上一改。

往往駙馬都是一些文人騷客,被皇家看中后便不得入仕途,等于被皇家公主圈養起來。

如此一來,這駙馬二字聽起來響亮,實際上無權無勢,還得算是個贅婿,旁人自然不放在心上。

可是李陽卻不一樣,是靠白手起家把官做大,公主純屬死乞白賴倒貼。

桂懷泰也是看到公主對李陽如此在乎,這才趕緊轉變了態度,生怕因此得罪了皇室一脈。

這幾個人中間有個比較機靈的,早就偷著跑了進去,將李陽到訪的事情說了。

桂懷泰就不由得心中一驚,趕忙說道:“快請駙馬進來!”

那人剛想出去,卻又被叫了回來。

“公主跟了沒有?” ↑返回頂部↑“這倒沒有,不過……李陽馬背上綁了一個人,都看不出模樣了,但多少得有些眼熟。”

聽到手下如此匯報,桂懷泰不由得滿腹狐疑,也想不出個所以然,別揮手示意此人離去。

這人一陣風般跑到門口,賠著笑臉說道:“駙馬爺,欽差大人有請,小的我給您帶路。”

李陽面色陰沉,倒背著雙手別往里走,前面兩位護衛點頭哈腰地領著路。

不由得讓人心生感慨,真是此一時彼一時也!

“哎呀,原來是駙馬爺來了,老夫這病剛好,有失遠迎,恕罪,恕罪啊!”

桂懷泰早就站在二道門處,以他的身份地位,也算是遠接高迎,禮數周全至極了。

李陽平時待人溫和,可是今天卻只是草草一拱手。

便說道:“大人,你若要治我罪,直來直去便是,何苦繞這些彎子?”

桂懷泰一頭霧水,愣了下才問道:“駙馬何出此言?前幾日的誤會咱都化解了呀。”

“化解?”李陽冷笑道,“我好不容易從瓊州轉運物資過來,本想立點功,在圣上面前也算不辱沒這駙馬二字。”

“你卻嫉賢妒能,暗中攛掇烏甲營將我運來的物資盡數劫掠,用心何其良苦!”

“不就是怕我李陽搶了大人功勞嗎?卻不必使出這樣的手段!”

李陽越是咄咄逼人,桂懷泰就越是心生寒意。

這眼瞅著就要大戰在即,自己可是手握重兵,在南疆這三州把持大局。

要在這個節骨眼上跟皇族的人橫生枝節,皇上必定會往歪處想,說不定就會鉆了牛角尖兒啊!

桂懷泰趕忙正色道:“絕無此事,到底是何人膽大妄為?只要說出名字,我立刻將他撤職查辦!”

“不必了,人我已經拿了。”李陽說道,“就放在外面的馬背上,命人帶進來就是。”

桂懷泰把手一拍,吩咐手下把人帶進來,不消片刻,張云已經被帶到堂中。

可即便是自己的心腹愛將,桂懷泰愣是半天沒認出來,只因為這張云早就被打得沒人模樣了!

只見身上的衣服血跡斑斑,衣服褲子全都滲出血跡,一條條的鞭痕猶如蜘蛛網般密集。

往這臉上看,鞋底印子一層摞一層,不知道挨了多少圈踢。

臉腫的和豬頭相仿,兩只眼睛變成青紫色,瞇成一條縫,根本看不出五官相貌。

桂懷泰猶豫著問道:“這人……到底是哪個啊?”

這話音未落,也算是福至心靈,張云恰好悠悠醒轉,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主子!

“大人……我,我是……張云啊!”

說話時有氣無力,聲音氣若游絲,可是桂懷泰卻聽得清清楚楚,不由得一陣愕然!

“李陽!你即便是駙馬也不能打我的愛將!”

“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