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小說網 > 道爺下山陳厲秦悅雅 > 第594章 食尸草

看著距離器冢很遠,可實際上是更遠。

望山跑死馬。

在綠蔭草地上前行一個多小時,陳厲突然停下腳步。

“不對勁。”

沈新穎和花爺都是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能看到后方的密林,而后二人又轉回頭看一眼遠處的器冢,器冢還是在那里,他們大概是走了三分之一的路,前后的距離都沒有任何問題,沒有任何陣法影響他們,更沒有偏離既定路線。

所以,二人都疑惑不解的看向陳厲。

“哪里不對勁?”

陳厲神色很是凝重的四下掃視幾眼。

“我們的體力、勁氣和念力都在消耗。”

“體力消耗的有些快。

“勁氣和念力沒有動用,卻也在消耗,就算速度緩慢,不易察覺,可都消耗掉了三分之一,再這么消耗下去,哪怕我們到了器冢,也弱的站不穩了。”

趕路的這一個小時里,他們沒有動用勁氣和念力,自然也沒有關注勁氣和念力,雖然都注意到體力在消耗,可趕路哪有不消耗體力的?

哪怕是陳厲,也沒有多想什么。

剛才是器靈提醒的他,他一查看勁氣和念力,這才發現異常。

沈新穎和花爺查看勁氣和念力,臉色就都變了,立刻四下掃視幾眼,神情無比戒備,卻是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之處,但花爺卻是想到了什么,篤定道:“這里是第三關!”

陳厲認同的點頭。

“應該是這些青草在吸收我們的勁氣和念力。”

沈新穎突然抬手指向他們來時的路。

他們一路走來,留下一長串痕跡。

這些痕跡能證明他們是在走直線。

只不過,他們踩出痕跡的兩側青草,明顯是比別的青草要高一些,還翠綠一些,之前他們沒有注意這些青草,無法確定這些青草原本是什么樣子,但只有小路兩側的青草要高一些,就足以說明事情不對勁了。

陳厲立刻蹲下,輕輕的捏住一株青草的草葉,運行體內的勁氣,緩緩從指尖散溢出去,立刻就看到勁氣被草葉吸收了,草葉的顏色隨之變得更深,也快速的變長變寬。

“真是在吸收我們的勁氣。”

陳厲又放出絲絲縷縷的念力,也是被草葉給吸收了。

“不是陣法,是這些青草有問題。”

陳厲的神色愈發凝重,這些青草似乎沒有攻擊力,能夠緩慢的從他們體內抽離勁氣和念力,比直接攻擊他們還要可怕,關鍵是他們毫無應對之策。

“把這些青草都給刨了?”

花爺眼中散過一抹兇光,搖頭道:“太多,刨不過來,放火燒。”

沈新穎二話不說就雙手結印放火。

可是,火焰卻是無法傷及青草分毫。

不僅傷不到青草,還被青草給吸收了。

吸收了火焰的青草又長高了一些。

“這些青草不懼怕火焰。”

花爺神色一凝,袖子中滑出一柄短劍。

一劍橫掃,劍氣縱橫。

一片青草應聲而斷,快速干枯化為粉末,附著在被斬斷的青草傷口上,傷口立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生長出新的草葉,好似沒有被斬斷過一般。

“臥槽?”

花爺懵逼了。

這輩子就沒見過這樣的青草。

“我也沒見過。”

知識淵博的沈新穎,也是一臉的懵逼。

陳厲同樣懵逼,這樣的青草聞所未聞。

真是青草?

怎么感覺像是自愈能力驚人的兇獸?

兇獸?

陳厲忽然想到了肉須蓮。

植物的身體,卻是特殊的兇獸。

難道這里的青草,也是類似肉須蓮的特殊兇獸?

“厲爺,你想個辦法,怎么搞死這些青草?”

花爺已經有些依賴陳厲了。

搞不定的事情,就交給陳厲來處理。

陳厲從未讓他失望過。

“別急,我先研究一下。”

陳厲幾乎是趴在地上,盯著一株青草看了片刻。

站起身后,他雙手結印放出個水行術法,凝出一個小水球轟在青草上,青草毫發無傷,而水球炸裂化為水滴散落在草葉上,很快就被吸收的一干二凈。

隨后,陳厲放出金行術法,木行術法和土行術法,全都無法傷到青草,反倒是被青草給吸收了,導致那一片青草長高了一倍有余。

“五行免疫?”

花爺臉色變了。

這些青草根本就殺不死。

沒得玩了呀。

“不是五行免疫,這些青草是在吸收五行之力。”沈新穎神色凝重的說道:“不能再試了,這些青草吸收足夠多的五行之力,說不準會進化成什么怪物。”

現在青草至少不會攻擊他們,要是進化成怪物,主動攻擊他們,那他們就真有大麻煩了,眼下維持現狀才最好的情況,雖然體力、勁氣和念力都在流失,但速度并不快。

“別想辦法了,還是抓緊時間跑吧。”

搞不定這里的青草,那就盡快離開這塊區域。

不然,在這里待的越久,體力、勁氣和念力就流失的越多。

三人帶著三頭血鱷,向著器冢狂奔而去。

不多時,三人就都停下了。

跑的越快,體力、勁氣和念力就流失的越快。

真要是這么跑下去,跑到器冢的時候,也就站不起來了。

“這一關根本就沒得破。”

“操,這是要玩死咱們呀。”

“媽的,武虎將的目的就是要咱們的命。”

花爺憤怒的破口大罵。

沈新穎也忍不住的罵道:“卑鄙,陰險,不得好死。”

三頭血鱷也變得煩躁不安,互相呲牙低吼。

陳厲心中也是泛著怒火,又不是他們想來這里,想要爭奪龍首山守門人的身份牌,是被武虎將逼著過來,還搞出這么多幺蛾子,既然要殺他們,就不能給個痛快嗎?

他越想越怒,想要問候武虎將祖宗十八代。

“主人,平心靜氣,努力調整情緒。”

器靈的聲音在陳厲腦中響起。

“這里的青草名為食尸草。”

“掠奪一切生物的生命精華,等生物死后還會吸收尸體,因此才得名食尸草。”

“食尸草在掠奪生命精華的時候,會釋放出一種無色無味的氣體,生物將這種氣體吸入體內,情緒會變得很不穩定,心境失守,變得憤怒狂暴嗜血。”

陳厲臉色頓時一變,立刻盤膝坐下,誦念道門清心訣。

“清心如水,清水即心。”

“微風無起,波瀾不驚。”

“……”

道經猶如清泉一般,剿滅了花爺和沈新穎心中的怒火。

三頭血鱷也逐漸的安靜下來,乖乖的趴在草地上不動。

陳厲誦念一遍,緩緩的吐出一口氣。

“平心靜氣,調整情緒。”

“跟我走,不要著急。”

陳厲起身緩步向著器冢走去,嘴里再次誦念清心訣。

意識到此地極為兇險的花爺和沈新穎,不敢再有任何念頭,緩步跟在陳厲的身后,三頭血鱷排成一線跟在最后面,似乎情緒穩定了,可豎瞳深處卻是隱隱泛起血色紅光。